喵了个纪雨染er

浮云几十载,归途笑忘年

被被子君一说才惊觉……!
这个纸真的好鸡儿贵!

遇人不淑【武暗/车】

*一辆武暗车
*割大腿肉喂自己,各位,武暗了解一下
*武当萧岚/暗香止烨【起名废就是我】

 

  前面的剧情我大概想的是,一个暗香的小伙叽急着娶媳妇。
  刚好武当师兄弟们闲得无聊了,看华山暗香都有师妹师姐温香软玉陪在身旁,也玩心大起,没错掌门不在家系列)。
  就抓阄找人扮道姑,抓到一个帅气的道长,没想到道长觉得,行啊,ojbk,有意思,来来来。
  就扮了个女相,还被小暗香看见了。
  小暗香对“道姑妹纸”一见钟情,可惜又不会追求别人,于是就想着先跟踪看看什么的。
  没想到道长是个大佬,一下就发现了跟踪的小暗香,于是使了个计谋把小暗香拖到了房里酿酿酱酱……
  【哪位少侠有兴趣写这个前面的剧情,可以来试试看啊,我觉得还挺好玩的。】

  然后话不多说,上链接,这里不行,就评论里补党~
  祝你一天愉快,溜了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t9K6oYxNlq8J04yW

恶人【邱蔡】

  写篇邱蔡混更
  不会填的坑,就当完结了吧,没屁放了,溜了。


  不管一个人有多好,只要他一直奋发努力,那他一定在另外一个人的世界里扮演了个不好的角色。
  邱居新捧着书卷看着窗外。
  春日的风夹着落叶和柳絮,扑进窗里,在书桌上滚动了几下,又无力的飘到了地上去,他的目光便也随着垂了下去。
  他肯定是蔡居诚眼里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吧。

  邱居新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。
  蔡居诚鼻尖一酸,打了个喷嚏,烦躁的挥开梧桐树上飞来的那些柳絮,回头一撇,是窗没关上。
  于是几步过去,猛的摔上窗,隔着窗也能听见梁妈妈嚷嚷的声音,又恨恨的砸了那窗一下。
  都是混蛋!
  又捂着手低低的嚎了一声,真他娘的疼。

  谁还当他是武当弟子呢?
  大家把他当笑话,当台上卖笑演艺的戏子,当做饭余谈资。
  真正心疼他的人,也没有好结果。

  他觉得自己是天煞孤星,还觉得自己这一生错的离谱,他不认,便用尖锐的铠甲对着外界。
  终是空一场。

  他曾经是武当的弟子吧?

  “蔡居诚也能算是武当弟子?”
  门外吵嚷的声音终于引起了邱居新的注意,那弟子话里提到的名字和那鄙夷的语气让他皱起眉头。
  “进了那种地方还穿着武当弟子的校服呢!真是给我们武当丢人!”
  “回头非得顾人把他那校服扒了。”
  “可别恶心人了。”
  邱居新噔的站起来,缓了缓神,靠在窗边冷冷的看着树下嚼舌根的两人。
  “你们倒是很闲?”

  邱居新最近心情不好,巡山弟子见了刚回来的师兄师弟,都免不了提醒一两句。
  前几日就有两个倒霉蛋触了师兄霉头了,功课偷懒嚼舌根,被师兄天天罚去做苦活累活,且不说怎么累吧,就是师兄在旁边那眼神,就够流两身汗了。

  他是我师兄。
  邱居新想。
  他努力是为了师父的肯定,自己努力也是为了回报师父救命之恩。
  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,分明他们的道是一样的,为什么师兄却还是与他相背而去。
  是自己太讨厌了?
  还是?

  是自己太讨厌了。
  蔡居诚想。
 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全门派上上下下都畏惧自己,厌恶自己。
  是当时试剑的时候,自己故意拼了力气要杀邱居新,在剑刺入他肩膀的时候,萧疏寒那冷漠又失望的神情,自己此生难忘。
  他就是讨厌邱居新。
  所以大家讨厌自己。

  反正也无所谓,事已至此,讨不讨厌呢,那都是以前的事了。

  他分明不讨厌我。
  邱居新望着湖面。
  那时候的蔡居诚就算拼了力,还是在把剑刺进自己肩膀的时候,突然慌张了。
  他看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师兄表情扭曲了一下,手指都在微微颤抖,那剑,也没刺入深处,对面的人眼里却水雾婆娑。
  邱居新朝他笑了,他却看不见。
  也没人会看见。

  但是……他从不在意自己。

那我当然超帅帅~超爱被子君的!
画风太可爱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

鹿蜀:

本质就是呆萌嘻嘻٩꒰๑• ̫•๑꒱۶ @喵了个纪雨染er

我朋友 说我发自己的画会掉粉!!!

我不信。
要是掉了我就在金顶大喊十遍我是总受,而且更十篇华武。

高冷道长在线插旗。  【抱胸】

萧蔡【车】

况且况且况且。
深夜发车。

我多安了个肾,来试试功能。
链接无效见评论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DSCoozDj4Nc6Zr7S

宣一波,喜欢萧蔡的可以加群抱诚守真,群:715084520  来一起开车哇!

三梦一翩【萧蔡】

……车,醉驾。

手机端无法直接点击链接可以看一下评论里。
https://m.weibo.cn/5532411310/4223018874580759

_(:зゝ∠)_我觉得下次不打大纲布星。

三梦一翩【萧蔡】

三梦一翩♂第三梦

  蔡居诚睁开眼。
  他喘着粗气,抬手捂住眼睛,他此刻思绪万千,又兜兜绕绕的牵住了方才的梦。
  入梦别,只是忠实的反应了人内心最渴望的东西。

  没想到他竟这么不堪。

  拖着憋的有些沙哑的嗓音苦涩的笑了几声,他整理了一下心情,即是打算告别过去,往事皆作黄粱一梦罢。
 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,管他前方究竟是黑暗还是希望,大家殊途同归。

  或许死的时候还能见那武当掌门一面罢。

  可蔡居诚才坐起来,便如遭雷击,这恐怕还是他平生第一次露出如此活见鬼的表情。
  为何?
  不缘其他,只是这房间,已不是他熟悉的点香阁那小小一方小间,而是一间颇为宽敞典雅的屋子。
  房间里也不只他一人,窗边那人背对他,一头银发顺脊背垂下,衬了手里拿一抹拂尘,竟是给人几分潇然欲去的错觉。
  正是萧疏寒。
  而他此刻,就躺在萧疏寒的房间里,还是床上……

  操了,什么情况。
  蔡居诚一边在脑子里回想入梦别的其他效用,一边讷讷的开口。
“师……掌……”
  他想叫师父,想了几秒觉得不对,又想叫掌门,可惜亦然无法开口喊出声,又住了口,皱起眉为难起来。

  好在萧疏寒察觉他醒了,回过头来看他,面无表情。

  “我……”
  蔡居诚想解释,却又无法解释,万千句话一时都堵在了喉头,只逼他发出了几个奇怪的音节。
  他想不起来入梦别别的效用,更不知道梦里那些场景萧疏寒是否察觉,只是紧张和无措中有些颓然。
  老天居然戏弄他至此。
  连道别都要狠狠整他一笔,可恨。

  索性翻身下床,一俯身。
  “今日……我一时喝多,无意闯入师……武当掌门房中,实则无意,望萧掌门赎罪。”

  “噢?”萧疏寒出声道。
  听萧疏寒一贯冷冷的语调,蔡居诚只觉得很久没见,他竟有些不了解师父了,更不知道此刻师父所想,只把头垂的更低了些。

  “居诚。”

  这两个字,轻飘飘的从萧疏寒嘴里飘出来,却狠狠的砸进了蔡居诚的心里,那里本就破碎的情感又稀里哗啦的被毁了个遍。
  蔡居诚咬咬牙,抬起头。

  看着萧疏寒向自己走来,蔡居诚直觉的想要避开,又有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,索性盯着萧疏寒的衣摆,不出声。
  直到拂尘尘柄抵住了他的某处。

   蔡居诚色变,一把握住那拂尘的尘柄,神色复杂的看向萧疏寒。
  萧疏寒神色自若,并无他想象中带着嘲讽亦或是轻蔑,只是他还是觉得难以忍受,甩开拂尘,冷冷的看着萧疏寒。
  “你…何必羞辱我。”

  “……”
  “邪药?”
  萧疏寒不答,问道。

  蔡居诚有些惊讶,思索半晌,也不知这入梦别是邪药与否,只是令他更惊讶的是萧疏寒怎么知道。
  “你……”
  “你方才……唤我……且……”
  萧疏寒迟疑了一会,又觉得刚刚那场景实在是无法出口,且不知道蔡居诚听了又会作何反应,只怕他更加偏激,于是住了口。

  蔡居诚却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,脸上神情好一番变化。
  师徒二人间的气氛一时便微妙了起来。

  直到那拂尘一端又抵上了蔡居诚还未完全褪去精神的地方,引他急急的喘息了一声。
  “即是邪药,先解了罢,滞久伤身。”
  “什……什么……”

  他不知道萧疏寒究竟是把入梦别误会成了什么别的东西,亦或是知道些什么,还来不及多解释几句,就被萧疏寒惊住了,直直的望着萧疏寒,那人神色分明如往日无异。
  却好似还在梦里。

  “呵…你知道这药怎么解么……”
  蔡居诚诡异的笑了一下,突然跪坐起来,一下把脸凑到了萧疏寒面前。
  “这药邪得很,害我得了心病,师父你可知心病何医?”
  “医不好就不要插手了,苦的很,痛得很……”

  【车】
  当然是再拖一拖啦!
  明天晚上上车。

  ヽ( ̄ω ̄( ̄ω ̄〃)ゝ

劫【萧蔡车】

剧情的肉
第三梦二师兄做不出来,索性先让掌门做一个。

文走链接,拖着打架的眼皮炖肉
https://shimo.im/docs/ZvIR7TwsHP0bOOxU

明晚第三梦更新,之后写篇武华。
ヽ( ̄ω ̄( ̄ω ̄〃)ゝ享愉

三梦一翩【萧蔡】

三梦一翩♂第二梦

【车走链接】
【粗粮莫介意】

  蔡居诚托少侠给他带的东西,是一只青瓷瓶子,里面盛着的小半瓶透明的液体,正是少侠从暗香那儿得来的名药。

  入梦别。

  将瓶子递给蔡居诚的那一刻,少侠好像看见他眼里透出来某种强烈的感情,再一眨眼,好像又是自己的错觉般,那人眼里沉寂的,和一摊死水一般,与往日并无差异。
  入梦别,呵。
  前尘旧事,皆如一梦,只此一别,此后万般皆是命只怕半点不由人。
  好名字啊。

  他如何不知自己心底最想要的东西,只是不敢再想,不敢再提,不敢把自己血淋淋的心脏刨出来平白给人践踏。
  他也知道自己偏执了些,也从未想过他只是追求一人目光,居然命运不饶人,夺走了他所有。
  萧……疏寒,蔡居诚垂着眼,口中默念了几声,不知是苦是怨。

  送走了少侠坐在床上时,蔡居诚为自己的紧张感而怔了好几秒,然后勾起半边唇,去看那被自己捏了半天的瓶子。
  只是一场梦罢了,除了自己谁又知道呢,他这么大人居然还因为马上要做一个梦而紧张不已。思绪至此,也不再拖沓迟疑,手一扬,把那小半瓶药水尽倒入口中,翻了身便合眼睡去。

  修道之人讲究,修行之处皆是洞天宝地,武当山亦如是。
  梦里一切居然与他离开武当时无异,拂面的柔风,门中弟子见了他也依旧是眼神飘忽的躲开,一切熟悉的让他鼻头一酸。
  仅仅是环视了一圈,他也未在此处多做停留,快步朝着金顶殿快步走去。

  他以为这段路是漫长的,他以为那个人没有在那里,他以为会有人拦住他,他以为不会那么顺利。
  但事实上很快他就看见了心心念念的人,那一头白发和那一束拂尘在他眼里耀眼的可以使所有的景色都黯然。

  许久未见了。
  他咬着牙,满目的酸涩,终还是一步步走到了萧疏寒的面前。
  萧疏寒眉间带着柔色,就那么直直的瞧着他,然后甩了一下拂尘,声音清淡的唤了声“小诚”。
  已经许多年不曾再见此景。
  他便溃不成军。

  捂着脸呜咽的蔡居诚似乎吓到了萧疏寒,他居然伸出手去抱住了自己一直傲气凌云的徒弟,就那么圈在怀里,像哄年幼的弟子一般,翻来覆去的说着那么几句干巴巴的话。
  蔡居诚尽量稳定着情绪,被泪水模糊的眼睛睁开来,满目都是白,那应该是萧疏寒的头发,蔡居诚模糊的想,伸手拉起一缕,放在唇边,小心翼翼的嗅着上面独属于萧疏寒的气息。

  “师父……”
  果然是梦,师父怎么会这么看着他,抱着他,那双眼睛里也有了不该属于自己的柔色。
  那既然是梦,怎么样都是可以的吧?

  蔡居诚把头埋在萧疏寒的肩窝。

  “师父……我倾慕你。”
  “我没有邱居新好…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期望…我很抱歉…”
  “师父…”

  蔡居诚退开一步,几乎是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和骄傲,絮絮叨叨的和面前的萧疏寒道歉,倾诉着自己的纷烦的思绪。
  他没有管自己咬出血的唇,也没有抬眼看萧疏寒。

  唉,怎么面对他呢,此次道别,就算是梦里,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那张脸才好。
  难道要说,我已经彻底毁了,从此之后打算龟缩于点香阁过日子?难道要说自己就是太怂,不肯回到武当才沦落至此吗?

  他面色难看的闭了嘴。
  下巴却被人抬起。

  萧疏寒的手指捏在蔡居诚的下巴上,把他的脸抬起来,那温暖的指尖碰触着蔡居诚柔软的唇,随后便微微弯腰,唇隔着手指覆上了蔡居诚的唇。
  这种发展显然超出了蔡居诚的预料,他怔愣的盯着近在咫尺的脸,看着萧疏寒长长的睫毛,盖于眼睛上,看着萧疏寒脸上细小的绒毛,感受着温热的鼻息扑在自己脸颊上,温温热热,在他心底荡起一片柔软的涟漪。

  既然是梦。

  蔡居诚伸手去环住萧疏寒的脖颈,主动的凑上去了些,于是隔在两人之间的手改为扶住某人的腰。
  鼻息交融,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眼前。
  心意相通的错觉让蔡居诚身体很诚实的反应了,萧疏寒搂着他,自然明白。将人打横抱起来,回身进了最近的藏经间。

  以往这儿是萧疏寒一个人的地方,连打扫的弟子都不允许进入。
  他小时候却得以进去过几次,里面有一张很大的木桌案,他那时被萧疏寒抱在怀里,听萧疏寒给他讲道经。
  那是年幼的他最骄傲的事,也是一辈子忘不了的温柔和温馨。

  此刻他却衣衫凌乱的被萧疏寒压在这张桌案上,蔡居诚低头看着萧疏寒的发冠,有些羞愤,不耻自己此般作为,在梦里亵渎师尊。

  被“亵渎”的人却没有被羞辱的感觉,感觉到身下人的注意力并不集中,掰开了那人的腿架在自己腰上,挺了挺腰,唤回了蔡居诚的注意力。
  “师…师父,别…”
  蔡居诚险些叫出声,勉强唤回自己的理智,想结束这个荒诞的梦。

https://m.weibo.cn/5532411310/4212822193707903

【滴,老道长黄金VIP卡】
下篇不在梦里飙车。
等我研究几个喜欢的体位。

我是正经人
上篇走主页

吃萧蔡的少侠,可加群:715084520 
大佬产量游戏围观位五百银了解一下。

文笔渣,用词神奇,莫怪。
少侠慢用,贫道退下了。